深圳快说少儿英语(深圳快说少儿英语助教)

英语学习 2022-01-18 19:20 38

摘要: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余雯雯见习记者潘璐在人人手握着好几份填得满满当当的简历,紧张地准备自我介绍和问题时,穿着粉色夹克外套的张欣然(化名),看上去有些淡定,她仔...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余雯雯 见习记者 潘璐

在人人手握着好几份填得满满当当的简历,英语1至10(英语1至100读音)紧张地准备自我介绍和问题时,穿着粉色夹克外套的张欣然(化名),看上去有些淡定,她仔细地看着一家家展位的招聘信息,有感兴趣的,就坐下聊。

10月29日,杭州人才市场,一场专门为教培行业人才提供更多转岗转业机会的专场招聘会举行(此前报道戳这里:一大早就拿着资料等着了,直击杭州教培行业转岗招聘会:精锐、新东方都有人去了)。

不少民办学校的展位前排起了十几人的长队。

两个月前选择从教培机构裸辞的张欣然,来这里,她自己说,是想寻找另一种可能性。

1】突然遭遇停课

一千块一个月,实在耗不起,选择裸辞

在杭州某著名教培机构担任幼儿英语教学的张欣然,高中一毕业就去了国外,读的是国际酒店和旅游管理专业。

2017年大学毕业后,她回国找工作,最后发现自己语言方面比较有优势,选择先在教辅机构教英语。

“我一开始是在其他教培机构的,后来去了现在这家。虽然当时其他机构的薪酬比较高,但是我感觉现在这个平台比较大,以后就算换工作,也会有一定优势。”在九月裸辞之前,张欣然已经在这个机构教了两年的幼儿英语,专门给3-6岁的小朋友上课:“每周有7个课程,上课高峰集中在双休,平时除了备课等工作,相对时间自由。”

如果没有“双减”,张欣然的工作规划是很清晰的:30岁之前,上升一个台阶,脱离一线教学,往管理层方向努力。

“毕竟年纪也大了,再和孩子们跳跳闹闹,好像也不合适了。我今年已经争取到了管理岗的选拔机会,本来就想往这个方向去的。”

结果出乎她和很多同行的意料,“双减”政策来了。

8月底,她发现已经报名了秋季班的家长开始申请转班或退费,“有一个关系还挺好的家长告诉我,我们这里有人打电话给他,说课程取消了。”

当时张欣然手上有七个正准备开课的秋季班,也刚刚过五关斩六将地选上了本部门的管培生,一边上着管培课程,一边期待着能有一天能转型到管理层。

手上的班被拆得一个不剩,没有课时费,也没有提前被通知,张欣然8月只拿到一千多的底薪,但仍然被要求每天按时打卡考勤,她终于意识到,可能是时候和这个行业说再见了。

九月初,张欣然提出了辞职。

2】短暂的逃离

离职了终于有时间玩了,顺便想想清楚未来往哪里走

辞职后,张欣然哭了一次。

不过,对自己定位精准的张欣然很快想明白:“终于有机会出去玩了。”

找不到出路的迷茫就像一团云笼罩着这个爱笑的女孩,她决定短暂逃离,一个人出去旅游散散心,“好在工作四年,还有点小积蓄。”

但是,她的这个决定,家人并不理解。

“怎么能裸辞呢,至少先找好下家啊。”妈妈劝她,“去准备考公考编吧,稳定点。”

爸爸也责怪她还没找到工作就跑出去玩,“你看我们认识的谁谁谁家的孩子,刚回国一个月就找好工作了,你还不抓紧。”

裸辞带来的无形压力沉沉地压在张欣然肩上,除了父母的担心,她还需要每个月支付购置二手房的商业贷款。尽管如此,自主性很强的她还是想给自己留一点喘息的时间。

“平时周一到周五的话要开会、调研、备课,周末都是排满课的,让领导批假也很困难。”在教辅机构工作的这几年,张欣然并不轻松,“现在离职了终于有时间玩了,也顺便放空一下,想想之后的路怎么走。”

张欣然走得很急,中秋节没到,她就出发了,因为要赶着看新疆的秋天。

“秋天是新疆最漂亮的时候,就这么几天,既然去了,就不要错过。”

新疆、甘肃、西安、贵阳、桂林……脚步不停,整整玩了一个多月后的10月28日晚上11点,她从桂林回到杭州。

“这么晚到家,我妈都躺着睡下了,还是不放心,再起来,戴上眼镜,把招聘会的地点指给我,让我千万别迟到。其实这次的招聘会,也是她给我找的信息,好几天前就发给我,催着我回来。”张欣然的笑容里带着一点无奈,相比自己的佛系,妈妈明显比她更担心自己的未来。

3】选好道路,拒绝盲从

一边给自己充电,一边寻找合适的机会

招聘会走了一圈,张欣然也摸到了不少有效信息:“竞争太激烈了,很多都是和我一样从教培机构出来的,有留洋背景的不少,很多应聘者的条件都不差,而且我没有参加过国内高考,转到成人培训其实也没啥优势。”

尽管有着留学背景和流利的口语能力,望着不远处民办学校展位前拥挤的人群,张欣然摇了摇头,道出了自己面临的困境:“现在很多学校也不一定会招收教培机构出来的老师,觉得需要再花时间去培养不划算,而且我现在还没成家也没生孩子,在求职过程中也有一定的障碍。”

一个多月的散心让张欣然想明白了很多,“我的性格也不适合一眼望得到头的工作,可能也不会选择学校。”

张欣然说,这次招聘会一走,她更加清晰自己面前摆着两条路,一条是转向成人教育。

“英语说实话,已经是挺普通的能力了,对我来说不能算优势。”所以,她打算自学一门小语种,充实自己不可替代性较强的技能点,“还在了解背景,因为我大学也是在国外读的,对国内专升本啊成人教育这块,不是很了解。”

另一条路,则在这次的旅行途中就进行的——

张欣然开设了一个新媒体账号,专门发布自己的“裸辞旅行”视频。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她就会用手机拍摄、剪辑一段VLOG,配上设计的封面图案和活泼的文案,一方面记录,另一方面也是一个新尝试。虽然现在粉丝数不多,但她一直在坚持更新和改进。

我,26岁,从教培机构裸辞,哭一场后开始寻找最适合自己的可能性

策划视频主题、制作VLOG、设计文案,都是张欣然自学的,她希望从经营一个新媒体账号开始学起,未来用这些技能去找工作,“我觉得新媒体运营、视频直播,都是未来的趋势,可能会往这个方向去努力,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

张欣然说,这次招聘会,让她看清了不少现实,也更加坚定了信念:“还是想继续充电,掌握过硬的技能,才会有更多就业机会。”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